發現了一個秘密

雖然我們每週只見面不到48個小時

而且還需要通過120個小時的思念來換取

但我很奇怪自己仍然享受其中樂此不疲

不知道為什麼這次返程的路上少了些孤獨感

或許是被你的賢慧所折服吧

你果然從沒讓我失望

從剛開始相遇的特別

到相處過程中的用心

再到如今賢慧的相濡以沫

你依舊沒有讓我失望過仍然是那麼的完美

這或許就是為何那麼愛你的秘密吧

因為我們都從未吝嗇過給予對方的愛

所以造就了如此真摯的愛情

又把與你的往事從頭到尾的想了一遍

我竟然不只一次的在內心傻笑

哈哈

霎時

鄰近夏夜

頭靠在車窗

眼中沒有半點繁華

喧鬧更是無法入耳

然而



卻遊離到了68公里之外

那裡好像有丁香有雛菊

可思緒卻又繞開了它們

映入眼簾的是躺在花叢中的你

淡妝素裹像秋葉櫻雪那般美麗

微風栩栩便讓絲髮遮著了眉梢

慾抬右手幫你輕拂柳絮

卻是剛想要靠近

那仙女便化為虛無

任憑我如何抓取

都只剩餘空

心中像是被蜜蜂群掃蕩一般癢癢難受

嘆息間

神情便也抽離回來身邊

還坐在自己的車上

窗外却已滿是大雨

而手中捧着的手机屏幕上

一條已經打好的 “我真的好想你”

却迟迟的没有按下 发送

爱你有时就像一把利刃

而我时常游离在你的刀锋之上

爱的不要命

有時

寫不出的文字是太想你

而能留下痕跡的也不應該只有眼淚

當你拆穿我心思的時候

我可不會太過害羞驚訝

天天心動的話你也不會犯傻

我時常想起你緊握著我的手

淡淡的餘溫仍然沒有降下

有時我還是會期待

再來一次午夜茶會

有時我還想著摩天輪

你會陪我轉圈圈對嗎

有時能呼吸到海邊的風

你會拉我漫步沙灘嗎

我想你都會願意

就像我從未遲疑

這場雨

雨下的太離奇

連星星都在恐懼

卻只有我閃躲不及

生活

總是有很多東西我們難以逃避

成長、獨立、工作、事業、家庭

並且必須要抉擇要通過要適應

誘惑、困難、迷茫、理智、信任

而結局也往往不完美不如意

所以我們需要承受這些風險

它似乎佔據了生活很大一部分

大到需要兩個人來一起分擔

有時它很狡猾

你完全無法察覺或莫名其妙

可它就是能讓你失去理智

沒了頭緒

連身邊的朋友戀人甚至家人

都讓你無法感知

軟弱無力的反抗

或許只能淋一場雨

讓自己好好冷靜下來

在下一個選擇來臨之際

能夠清醒一點

早晨物語

忙碌的生活就像齿轮

停不下也難以逆转

有時我對生活的信念不知該安放何處

要說我漂浮又不甘餘承認

像是坐在公車裡被迫搖擺不定

看着窗外云彩不断飘散

我却不知道风儿与它早已约定

假如人生的腳步如同公交車

那我的下一站是哪裡呢

而終點站又有什麼等著我呢

此刻情緒並非低落

反而不甘平凡

希望剛開始早晨的你亦是如此

我知道

其實

我知道這個世界上最愛我的人一定是你

同樣

我也明白我最愛的人也一定是你

所以

我似乎不用擔心或憂慮什麼

你好像也不用有些什麼顧慮

可是上帝要讓相愛的人們喜歡相互給予

好像這樣的割捨似乎能夠度量出愛的重量

所以你我能為此感受並享受彼此給予的快樂

這感覺似乎就是為了推動人類文明而誕生的

正是因為我們希望得到對方的認可

所以人類才有了最初嚮往生活的動力

所以我們根本就無法心安的原地滿足

便學會了用心去經營和管理生活

想給予更好更美更甜的

想提供更香更濃更黏的

幻想危機且不安於現狀

而我更加如此

只是我亢奮想突破

激進的沖昏了頭腦

反而盲目地在原地轉圈了

明明想對誰說些什麼

又好像想誰明白什麼

最後卻是只想告訴你

有時

我只知道自己很愛很愛你

盲目...

幸事

人生幸事十之一二

或有金榜題名之時

或有洞房花燭之夜

屈指可數亦難忘之

今日相逢便算其一

雖尚不知未來定數

但能攜手相伴至此

也算你我之幸事也

彼此心意必將銘記

感謝有你

最近我變得無法讓人接近

不太愛主動

好像總是在等待問題或必要的突破

不太愛奮進

一定要等待有什麼被迫自己前行

不知不覺的有了惰性

像是落入湖裡的枯葉

沒有微風和波蘭便漂浮不前

我懷念那無需等待順風的海浪

我想有堅定到能撼動礁石的浪花

就算流浪也想去到更遠

就算摔的再痛也想爬的更高

就算再枯燥無味也想更加深入

我希望再看到那個少年

勇往直前的少年

鱼-船

与你相拥的215个昼夜
拥抱从不留有一丝缝隙
习惯了鱼儿绕游的孤帆
没有涟漪便深沉的寂静
无法忍受没有你的呼吸
需要远行的你无法强留
我知道前路会拔山涉川
所以我劝解海浪要温柔
我知道牵挂时常涌上心头
所以总向云打探你的消息
我总怕你找不到回家的路
所以时常拉起船帆盼你归途
可你好像还是遥遥无期
所以我写一封信飘向海洋
告诉她对你的思念犹如惊涛
所以我写一封信传给山川
叮嘱她遇到困难记得还有我
所以我写一封信散给秋风
告诉她冬天要到了记得保暖
最后留一封信给脚下的船锚
告诉她
你何时回来
我好想你
望平安归来
爱你如初见

© 树川耀林 | Powered by LOFTER